同江生活网

用户登录

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

我大学毕业,在叮咚买菜“摸鱼”

2022-06-29/ 同江生活网/ 查看: 214/ 评论: 10

摘要编辑|陈芳管培生是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Trainee)的简称,最早出现在外企里面,“以培养公司未来领导者”为主
http://wh1688daxue.com/ http://wh1688daxue.com/

编辑|陈芳

管培生是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 Trainee)的简称,最早出现在外企里面,“以培养公司未来领导者”为主要目标,他们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加入企业后,能够通过特定锻炼一步步成长走向管理层。

京东、字节、腾讯、阿里等很多互联网大厂引进管培生体系后,推高了管培生的热度。其中,尤以京东管培生最为有名,不仅能得到公司创始人亲自指导,更能获得青云直上的机会。

京东物流CEO余睿、刘强东现任助理张雱、曾经京东金牌董秘李瑞玉,都曾是京东管培生的一员。正因为有这样的例子在,管培生一度给人的印象是企业的准高层,进入管培生体系也意味着更早走向人生巅峰。

现实一旦与理想产生偏差,大家就容易对整个管培生制度产生怀疑。不久前,就有媒体报道,一位叮咚买菜的管培生在某社交平台称:每天干12小时以上的体力活卸货杀鱼。一时间,“管培生走下神坛,高管捷径破灭”的论调开始在网上蔓延。

也许是管培生这个词被神话太久,大家往往只看到余睿成为CEO,却忽略了他多年在一线的摸爬滚打经历,貌似只有光鲜体面才配得上管培生的价值。但回过头来看,何尝不是灰头土脸的岁月成就了管培生。

从教室到仓库

1997年出生的肖钧伊,刚拿到叮咚买菜管培生offer时还是很意外的,他原本以为自己从西安医学院食品安全专业毕业后,会去食品企业的车间工作,没想到2020年生鲜电商赛道的大热,给了他新选择。

“接到叮咚买菜管培生offer后,我立即把其他食品企业的offer都推掉了。”肖钧伊说,自己不想从事一眼望得到头的工作。

两年来肖钧伊特别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2020年6月,他加入叮咚买菜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岗前培训后,先后在前置仓、蔬果仓和水产仓轮岗,最后在当年国庆假期过后,决定留在水产仓。

说起留在水产仓的初衷,肖钧伊用“新奇”二字总结,“因为生在西北,从小对鱼虾等水产接触不多,经过一段时间接触,觉得蛮有趣的。”肖钧伊对《财经天下》周刊解释道。

同肖钧伊一样,1993年出生于安徽淮南的杨康,也是2020年6月通过校招进入的叮咚买菜管培生体系,尽管隶属于供应链的大仓体系与自己本科社会保障专业不对口,但被另一家上海企业毁了offer的杨康,还是决定留在叮咚买菜。

图/视觉中国

一个月后,杨康正式开始了管培生的轮岗工作。杨康的轮值岗位,是按照大仓的工作流程进行的,先是验收供应商货品的收货岗,接着是产线上对原料打包的分拣岗、对前置仓的配送岗,最后是数据汇总岗位。

2021年6月,经过近一年的轮岗经历,杨康熟悉了蔬果大仓的整个工作流程,因为平时刻苦勤勉,杨康被升任为仓储组长,从一名管培生变成了带15人团队的基层领导。

今年5月,因为工作表现突出,杨康从仓储组长晋升为仓储主管,成为叮咚买菜2万平方米上海松江区辰塔蔬果大仓唯二的仓储主管。

1997年出生于山东青岛的李超凡,是在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读的大学,2020年9月他从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毕业时,手上已经有好几份offer了,但他选择了在抗疫保供中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叮咚买菜,成为了同期20多名叮咚买菜管培生——“咚力生”的一员。

李超凡选择了前置仓体系,经过1到3个月关于公司内部架构和知识体系的培训后,李超凡按照流程被分配到了上海的一个前置仓站点。

在一年的“咚力生”经历中,李超凡分别在前置仓轮换了分拣、配送、仓管、水产员等各个岗位,终于成为了一个管理30余人前置仓的站长。这还是李超凡在叮咚买菜职业生涯的开始,去年12月,他从前置仓被调到了公司上海总部,成为了一名生长专员,负责前置仓的调拨、算法对接和流程优化。

也曾想逃跑

生鲜电商行业比较特殊,既关系民生,又涉及服务,辛苦是一定的。即便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小伙杨康也有过想逃跑的时候。

杨康在正式成为叮咚买菜的管培生之前,对这一职业并没有具体的了解,一切都来自社会对管培生概念的氛围营造,“管培生意味着更广阔的上升空间和职场捷径。”杨康对《财经天下》表达了最初的想法。

但杨康到了大仓才明白,生鲜电商行业的管培生不是西装革履的巡视和观察,而是要在每一个环节亲力亲为。

叮咚买菜松江区辰塔蔬果大仓的常温库是15℃,冷藏库是5-8℃和0-4℃。2020年九十月,杨康就在大仓库房值夜班,经常起夜要巡检。“当时又冷又困,真的怀疑自己选错了行业。”杨康说道。

杨康向父母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父母劝导他,他们在田间耕作也很辛苦,可从没想过退缩,“为什么别人能吃辛苦,你吃不了呢?”杨康想想也有道理,既然选择了辛苦的行业,就非要争口气不可。

肖钧伊在第一次亲手解剖水产之前,做了两三天的心理建设,才敢上手。因为叮咚买菜的水产仓供应商提供的产品要做到100%批次检测,同时第三方检测机构也要在场出具报告。除了物流车基本的盐度、温度等指标,宰杀抽检是必须的步骤。

其中让肖钧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解剖牛蛙,“想想那个场景还挺不忍的。”但生鲜是入口的东西,马虎不得,再多的心理障碍都得克服。

当然,这些对于自认为“胆子大”的肖钧伊来说,算不上多大挑战,最容易瓦解他意志的是没有存在感。2021年上半年的那段时间,抽检、解剖于肖钧伊已经得心应手,但日复一日的重复性工作,让他找不到方向。生性腼腆的肖钧伊从未向上级领导反映过自己的迷茫,只寄希望于在无声中被发现和启用。

图/视觉中国

“每天就是抽检,写报告,最多的时候一天写四五份报告,一份报告就要花1-2个小时。”

终于在下半年的时候,因为日常工作中作风严谨,检查到几次供应商向产品中掺残次品的情况上报后,被领导注意到并鼓励,肖钧伊才重拾了信心。

对于李超凡来说,最难熬的是在前置仓轮值值夜班的日子。夜班的工作需要通宵,而这期间订单已经很少了,仓内通常只会安排2人值夜班铺货。

漫漫长夜枯燥难熬,李超凡心里打了退堂鼓,但他也不想按照父母的心意,回山东老家考公务员、娶妻生子,安稳度过余生。李超凡找到了培训期间带队的老师,打开了自己的心结。“从公司的发展前景到我个人职业规划,我们探讨了很久,最后有所触动。”李超凡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正是这次沟通,让他决定留下来。

感谢基层经历

好在最艰难的阶段熬过去了,不过回想过去的经历,杨康的感谢要多于感慨。

“作为管理者,精通各业务环节是最基本的。”杨康说道。首先是信任感,因为此前的一年多时间,杨康都是冲在一线的,员工对于他有一种由衷的信任感,自然劲往一处使。其次,由于熟悉大仓各个环节,对各部门管理层熟悉,沟通起来也更高效。

大仓每天到货大约30万份,其中标品里面以前经常因为数量或筐规的问题出现误差。杨康的下游环节是分拣部门,其部门领导找到杨康,协调解决办法。

货是供应商提供的,他们是人工装货,不是机器装货,可能就会造成缺货或多货。杨康没有将“皮球”踢给供应商,而是承诺对分拣部门次日“多退少补”,其中涉及供应商的沟通协调问题,杨康揽下。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供应商的供货误差已经很少见了,分拣部门的压力因此减轻了许多。

在“咚力生”经历中,肖钧伊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自信和价值。据肖钧伊的经验,水产仓的到货时间比较集中,通常是晚上9点到11点半。这期间肖钧伊会安排大家扑在高危品的检测上,当这段时间过后,再安排人员进行物流车温度、盐度和盖冰情况的检查。收货现场虽然忙碌,但做到了有条不紊,无一遗漏。

肖钧伊和同事们每天几个小时验收结束后,身上衣服都湿透了并沾染了海鲜的腥味。不过肖钧伊很有成就感,不久前,他在解剖中发现一供应商供货的黄鳝中有寄生虫,当即退了货。不仅为公司挽回了损失,也避免了这批残次品流入市场。

“让人们吃地更放心更安心,不就是我们品控的初衷嘛!”肖钧伊骄傲地说道。

李超凡在前置仓并没有只顾低头干活,仓内哪些安排不合理,为什么发生“爆仓”,他都默默留心。

生长专员服务于前置仓,目的就是解决前置仓的痛点。据李超凡在前置仓轮值期间观察,一般节假日仓内调拨量会特别大,然而公司算法部分提供的数据往往与实际数据有差异。

来到中台后,李超凡对小门店做了扩容约束,简单来说就是控制小门店调货量,禁止对冷库和冰箱容积进行100%利用。

图/视觉中国

李超凡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因为自己在轮值期间就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当时前置仓为了满足节假日订单需求,冷库和冰箱都被货品塞得满满的,等单量真正上来时,反而降低了分拣打包效率,造成“爆仓”。如今按照李超凡的方式,前置仓不仅能满足订单需求,也避免了订单积压。

进入叮咚买菜至今,李超凡的体会是,叮咚买菜的管培生体系在定岗前可以胜任工作,形成了标准化体系,也跑得很顺。定岗后期可能会持续大概跟踪一年左右,之后就各自在各自的岗位发光发热。

出于对“管培生”身份的极度认同,李超凡希望,即便是过了一年跟踪期,公司也应该对老管培生们做相应的回访指导,为学员下一步发展规划提供意见和机会;同期学员们也可以定期聚在一起总结经验,互相促进。

杨康对自己职业生涯的预期并不局限于仓储,只是目前他觉得自己还缺少一盏“灯塔”,“希望公司能对管培生们下一步发展有一个方向性的指导。”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